想起10年前的《对话》里长辫大姐的指责

 
有趣故我在
一个因为聪明有趣而被公众关注的人物,常常会被忽略他所做的努力。
比如车手韩寒踏踏实实的练习,比如作者韩寒每天花若干小时阅读各类资讯,虽然对他这样哪里都能发现乐趣的人来说,他的自我修炼过程也不会枯燥。就像他习惯要和领航员聊天,不管是练习还是正式比赛,当然他的注意力仍然是集中在驾驶上的,或者就像他阅读或
者写作时,时不时就要吃点零食。
就像你看他是个嘻嘻哈哈的主儿,立马他就给你一个正经表态:“这个问题我不能现在回答你,我要思考一下,因为我觉得这个问题比较有意思,我希望我的回答20年后看还是差不多的观点,而不是当时随便说两句。”
很多时候他更喜欢隔着电脑写字,而不是当面表达,如他的博客公告里所说的,“接受少量专访,原则上不接受当面采访。”在他后来接受的电视采访中,他表现自信,但看起来仍然略有腼腆,对一个青年人来说,这似乎是种比较可爱的品质,比如他笑起来或者听人说
话的样子。他的声调偏于温和,似乎也念不出他文章里的铿锵;对话间有急智,但也未及文字里那么多妙趣横生的包袱。
更多的时候,他是个注意自我保护的人。邮件往返,他不喜欢的问题可以直接删除,而当面的时候好歹要敷衍一下。
想起10年前的《对话》里长辫大姐的指责,当年细长苗条的瘦企鹅OICQ已经变成了戴着红围巾的大胖企鹅QQ。已经27岁的韩寒哈哈大笑:“前两天腾讯(河蟹)公司送了我一个很好的QQ号,这两天我开始用QQ了,我真的长大了。”
他不是斤斤计较,对有趣的东西,他会本能地调侃。
像《对话》里,对那些微妙的不友好,他坐在那里本身就是一种调侃。
当然现在他更自信,比如答问题时信口开河,听的人感觉太玄,问他:“真的是这样吗?”
“当然不是咯。我就随便一说。”
如何确定他随便一说还是真心实意,他的建议是:“再问我一遍。”
对他这样轻逸有趣的人,树枝之上是他的领土,我们适合看他如何在树与树之间腾挪转移,看他飞花摘叶皆可伤人。遗憾的是,10年前很多人想的是:把森林砍光,逼他证明自己能直立行走。
这未免太煞风景。
事实上,就算砍光森林,也未必抓得住他。
韩寒:对公共事件发言是纯文学
如果韩寒当了市长,他如何让他的城市不至于让生活更糟糕?
只是韩寒拒绝这样的设想,他认为对公共事务发表看法,就是地道的纯文学
■本刊记者/许荻晔
2009-12-20 17:22 回复  
《要是敢一人一票选举,市长会是韩寒么?》一个如此标题的帖子曾经出现在一个爱车论坛上,引发了车友的争论。最后大家的结论是,韩寒可能会差几十票排在第二,排名第一的,也许是周立波。
“也许有人会说他年轻,富于批判精神却缺乏管理经验,但是我得说,他管得绝对不会比今天坏了。”有人这样回复主帖。
但是韩寒拒绝这样的提议,因为他不愿意坐进开会大楼里,和“一堆”不解风情的人在一起工作。
“再问一遍。”这个依然年轻但已经成熟的车手和作家这样解释如何区分他在调侃开玩笑或者说了真心话。
再问一遍,他会认认真真地解释这一切,但是之前,他追求有趣,追求个性自由。
不愿意和一堆不解风情的人在一起工作
《新世纪周刊》:如果你被推选为市长,会愿意担任吗?
韩寒:因为我觉得人类总是想克服什么,但是有的时候有些东西就是这个阶段应该带来的东西,你别一心想要克服它,有的时候还不如享受它。
《新世纪周刊》:我看到你在其他的访谈中说你的人生观是形成于2018年到2018年,那你对你1999年的判断是什么?
韩寒:是这样,这些对我来说啊,没有一个什么界定啊,或者顺便给它们取一个象征性的意义。如果我说我的人生观是形成于1998年到2018年,你就会问我那1997年对你是怎么过的呢。所以我觉得当时我也就是那么顺口一说。
你10年当中的梦想变化过吗?
韩寒:10年之前我就没什么梦想。

内容转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请以链接形式标明本文地址
本文地址:http://www.dwantea.com/a/shishang/2018/0515/5.html